页面载入中...

  所以有考古学家调侃,如果对涉及思想的物质遗存无法解释,便统统将其称作“信仰行为”了事吧。尤其是当“艺术”进入人类历史进程后,问题就更加复杂乃至玄妙了,以至于存在一门专门通过艺术品来研究人类思想的学科——艺术史。

  然而,还有一个重要维度往往被考古学家忽略,即他们自己。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在解读古人的思想成果时,今人的思想也会在经意或不经意间“融入”其中。于是,“谁”来解读古人的思想成果,就变得至关重要。

  后过程主义考古学大师、英国考古学家伊安·霍德很强调这一点。他在土耳其发掘卡塔胡由克遗址的过程中,就邀请了女性主义团体参与对出土女性塑像的讨论。是呀,如果总让一群男考古学家对着女性塑像“夸夸其谈”,那场面岂不很滑稽?

  活动免费,需预订门票 

  天鹅之歌与塞壬之歌

  嘉宾:亚历克西斯·赖特,李平,陈鸿羽(豆瓣作家)、猫爪君(豆瓣作家)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传承人——潘萨银花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