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先生对我的思想冲击最大。虽然科斯本人从来没有踏上中国的土地,但是他的产权理论对中国改革影响深远。用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的话说,“他那权利要有清楚界定的理念,唤醒了一个庞大的国家。”科斯有许多精彩的见解,一些论述就像警句一样。例如,“一个有能力改变游戏规则的企业,就没有提高自身实力的压力,这是国有企业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”,“当人们提出并讨论不同的理念时,更好的理念就会脱颖而出。人们可以进行新一轮的讨论,又能产生出更好的理念。然后把这些理念付诸实施,我们就能鉴别其效果。这些经验和实验能为我们的讨论和辩论提供正确的信息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个自由的“思想市场”至关重要”。我越来越觉得,“思想市场”是科斯先生的一大贡献,意义深远。

  最熟悉中国的外国学者,非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莫属。科尔奈今年90岁了,是一位具有世界声誉的经济学大师。和匈牙利一样,中国曾长期实行计划经济体制,因此科尔奈对中国的思考非常有针对性,值得认真倾听。例如,科尔奈提出,中国要反对“对增长率的迷信”,不能为了推动GDP尽可能快地增长,忽视了其他重要的发展任务;中国收入差距在明显扩大,违背了民众的公平感;要保障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,法治政府是必不可少的,等等。

  4、你说“采访过程也是大家不断地互相提问的过程”,你采访过许多中外知名学者,有哪些受访者的“提问”让你印象深刻?

  一个是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,2016年“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”期间,我采访了他。德克勒克对于推动南非和平转型做出了巨大贡献,和曼德拉分享了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。采访中他突然问了我两个问题:1)对于“中国模式”你怎么看,它能否被其他发展中国家成功模仿?2)中国民众是否了解南非的转型经验,是否愿意借鉴南非经验?

  另一个是马来西亚经济学家胡永泰,他是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经济系教授。他问过我两个问题,其中一个问题是,中国的最大挑战来自内部,还是外部?

  这些提问都是重大的命题,我一直在思考,迄今还没有答案。我希望读者朋友和我一起思考这些问题。

admin
当博物馆有了动物代言人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