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刘鹤访美期间 美国为何自动“纠错”?

  往好的方面看,此前要通过落户才能解决的部分公共服务问题,已经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解决。比如,在东莞,“积分入学政策”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外来人口随迁子女教育问题。

  另一方面,城乡生活的巨大差异,大大增加了外来务工人员经济和心理等成本。比如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章铮就撰文指出,在更高的住房、教育等支出下,外来务工人员的月收入几乎杯水车薪。

  更为普遍的观点是,政策能否产生实效,最终还应取决于基本公共服务是否能够实现均等化。

  据陆铭分析,即便东莞已经做了多次落户制度改革,但以其积分落户制度为例,积分标准仍然较高。

  由于在大城市经济发达地区,没有能够获得本地户籍身份和相应的公共服务,因此对于外来移民来讲,就有巨大的后顾之忧,这样当然他们就不愿意放弃老家的户籍。

  反过来,对于城市来说,放开户籍也并非一纸政策这么简单,更需要关注公共服务的匹配程度,而这又需要政府耗费更大财力来支撑。

  此前有媒体计算,按照广东7年推动1300万人落户,广东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人均成本包括一次性成本13.41万元,每年公共服务成本6581元计算,广东7年内一次性成本将高达1.7万亿(13.14万×1300万),每年新增的公共服务成本高达122亿(1300/7万人×6581元)。

admin
刘鹤访美期间 美国为何自动“纠错”?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